為使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順利改製為農村商業銀行,臨泉縣成立了不良貸款清收工作領導小組,在全縣開展不良貸款清收。縣長親自掛帥,紀檢、組織、公檢法等有關負責人參與。縣政府向各鄉鎮、村莊下達催貸任務,完不成任務將被停職免職,學校老師也被髮動起來追貸。拒不還貸的欠貸人將被停發養老金、低保,甚至被拘留。(12月29日新華網)
  貸款不還,誠然可恥,但政府追債未必光榮。乍一看,臨泉縣政府動員全縣討債,是在打擊“老賴”,維護誠信,主持正義。可仔細分析卻發現,除了主政者狂熱的政績衝動,和“誠信、正義”沒有丁點關係。
  不良貸款是銀行經營過程中必然會產生的現象。農村信用社有不良貸款,其他銀行一樣也有不良貸款。如果縣政府真的要充當正義的守護神,那就應該把轄區內所有銀行的不良貸款一起清收,而不是選擇性清收。臨泉縣政府之所僅清收農村信用社的不良貸款只是為了完成農村信用社改製農村商業銀行的任務。全縣動員追貸不過是被政績沖昏頭的縣太爺一手導演的鬧劇。
  扭曲的政績觀讓一縣之長將依法行政完全置之腦後,撿起了“人治”的陳舊邏輯。誠如一位律師所言,政府利用行政手段干預民事糾紛,沒有法律依據,超出了政府職權範圍,屬於濫用行政職權。所有的行政資源在權力的強制下被全部調動起來,可惜這些行政資源不是民眾服務,而是為一人服務。行政資源的充分調動,造成的不是高效利用而是高級浪費。
  從結果上看,政府進行不良貸款清收,短期內也許減少了不良貸款的量,但長期看,不但無法糾正貸款不還的違約行為,反而會進一步增加信用社的不良貸款。信用社作為金融市場主體,有責任,有義務對借款人的信用狀況、還款能力、抵押物價值等等進行評估,控制不良貸款風險。如果出現不良貸款,金融機構要自行擔責,自行解決,而非尋找種種藉口借助於行政力量強制清收。
  一旦權力介入,金融機構就會形成習慣性“依賴”。既然無論情況多麼糟糕,都有政府出來收拾爛攤子,信用社有什麼動力為改變現狀而盡責呢?政府清收不良貸款的結果就是信用社主動放鬆控制經營風險的力度。原本必須進行的各種評估要麼成為形式,要麼完全沒有。在這種情況下不良貸款怎麼可能不增加?
  事小理大。小小的政府追貸行為折射出基層官吏對政府和市場邊界的模糊認識。劃分政府和市場的邊界之所以一再被強調,就是為了防止政府的不當行為造成市場的扭曲。然而,知難行易。政府總是在“正義”的外衣下屢屢跨越邊界,釀就“意外”之惡,主動作為異化為不當作為。全縣動員追貸不過一例而已。
  文/喬瑞慶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全縣動員追貸是政府不當作為)
創作者介紹

梁詠琪

iq36iqzj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