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北京4月23日電(上官雲)4月23日是第19個世界讀書日。伴隨著互聯網,移動客戶終端的興起,自媒體時代有關碎片化閱讀優劣的爭論更加激烈,人們的目光也開始轉向如何使閱讀適應自媒體時代的需求。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應用理論研究室主任徐升國表示,關鍵在於要研究如何使閱讀內容更加適應碎片化時代,以碎片化的方式為讀者提供有價值有營養的內容,以適應城市節奏。
  現象:成年國民數字化閱讀方式接觸率首次超半數
  近年來,隨著生活節奏的加快,互聯網的迅猛發展,閱讀載體已不僅限傳統紙張,而是逐漸多樣化,數字閱讀迅猛發展。
  根據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提供的數據顯示,2013年,中國成年國民人均每天手機閱讀時長為21.70分鐘,比2012年增加5.18分鐘。而成年國民數字化閱讀方式接觸率持續增長,首次超過半數,其中網絡在線閱讀、手機閱讀、電子閱讀器閱讀均有所上升。
  新聞出版總署出版管理司司長吳尚之對調查數據表示認可。他介紹,近年來,國民閱讀呈現良好態勢,數字化閱讀方式明顯上升,電子閱讀增長較快,“近年來,黨中央、國務院對此予以高度重視。目前全民閱讀已經在全國掀起高潮,吸引讀者參與人數達到8億人次。”
  自媒體時代的來臨,在影響人們生活方式的同時也影響到閱讀方式的轉變。國民選擇數字閱讀的主要原因:檢索便利,信息量大、不收費或收費少。在這一過程中,碎片化的閱讀方式愈加明顯。
  爭論:自媒體時代碎片化閱讀優與劣
  伴隨著碎片化閱讀的逐漸興起,對相關問題的爭論似乎從未停止。對於這種新興的閱讀方式,人們的態度各執一端。
  在北京王府井書店,一位年過五旬的讀者比較悲觀地告訴記者,網絡時代碎片化閱讀興起,垃圾信息泛濫成災,這可以看作某種程度上文化的倒退,同時也對文化氣息極為濃厚的傳統紙質書閱讀方式造成極大衝擊。
  不同的聲音仍然存在。一位在校研究生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碎片化閱讀帶來的是信息豐富多元,在一定程度促進了大家交流,“以這種方式讀者能接觸到海量信息,閱讀變得如此輕鬆、容易。這有什麼不好呢?”
  同時,這位研究生表示,導致碎片化閱讀的方式是媒介的傳播速度加快,人們處理信息的方式發生了變化,“我覺得這很難簡單用好壞來評價,關鍵是根據個人需求選擇恰當的閱讀方式。”
  作家馬伯庸也曾談到過自媒體時代閱讀方式多樣化問題。在他眼中,中國國民閱讀方式呈現多樣化態勢,閱讀率並未下降,只是不少人隨著智能手機、移動終端的發展將閱讀方式由傳統紙質書轉化為新媒體閱讀。
  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應用理論研究室主任徐升國對此表示認同。他告訴記者,隨著時代的發展。未來碎片化閱讀會越來越成為一種趨勢,而這與社會的發展是契合的。
  舉措:研究以碎片化形式提供有價值閱讀內容
  早先,微博閱讀堪稱一種典型的碎片化閱讀方式。隨著自媒體時代的興起,數字化、移動化閱讀與此還不盡相同。徐升國表示,碎片化閱讀倒不一定是不好的閱讀方式,用碎片化的時間讀碎片化的內容本身就是時代特點。
  在徐升國看來,關鍵在於要研究如何使閱讀內容更加適應碎片化時代,以碎片化的方式為讀者提供有價值有營養的內容,以適應適應城市節奏,“比如把一部長篇小說切分成數個部分,以‘碎片’形給大家閱讀,最終也是有效的閱讀內容。”
  在這種新的閱讀習慣形成的形勢下,如何找到更好的商業模式,是擺在出版行業面前的巨大挑戰。
  “舉個可能不十分恰當的例子,傳統百科全書和字典就是‘碎塊式樣’。目前這種碎片化閱讀模式既要利用,又要引導。”徐升國坦言。
  徐升國認為,為了應對目前碎片化閱讀的發展趨勢,可行的舉措是研究機構進行相關研究,使優秀閱讀內容如何更有效地轉化為適合碎片閱讀的模式,為讀者提供參考;企業則研究相對應的新型閱讀模式產品形態。  (原標題:自媒體時代碎片閱讀興盛 專家:要利用又要引導)
創作者介紹

梁詠琪

iq36iqzj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